hg888皇冠官网

涉嫌绑架新加坡华裔富商老母 两华裔男子被捕(图)


2019-06-07 07:30:04

涉嫌绑架新加坡华裔富商老母 两华裔男子被捕(图)

涉嫌绑架新加坡华裔富商老母两华裔男子被捕(图) 绑架案的被告黄成文(左)和李士勇(右)双双被控。(马来西亚《东方日报》)

  中新网1月11日电 据马来西亚《东方日报》报道,涉嫌绑架升菘集团老板林福星老母亲的两名男子,10日在绑架法令下被控。

  两名被告黄成文(50岁,译音)和李士勇(41岁,译音),10日上午9时许被押到法庭,面控时脸无表情。

  据了解,李士勇是升菘超市的一名兼职员工,黄成文则是一名信用卡推销员,他是在后港的住家被逮捕。

  他们被指在本月8日,上午10时30分到下午1时02分,在后港2道绑架黄来宝(79岁)以索取赎金,抵触绑架法令。

  两名被告今早被同一辆警车载到法庭,两人全程低头躲开媒体的摄影镜头。庭上,两人双手被铐,在被告栏内一起面控。

  黄成文个子高大、身材肥胖,身穿褐色有领上衣。李士勇则穿黑色T恤,站在黄成文身旁,他显得消瘦、矮小。

  控方要求将他们还押警察广东民大厦,以便警方做进一步调查获准,案展本月17日过堂。

  根据新加坡法律,绑架罪的刑罚是死刑或终身监禁,若刑罚是终身监禁,可判鞭刑。

  这是新加坡历来涉及最大笔赎款的绑架案,也是10年来第一起绑架案。绑匪要求2000万新元(约5200万令吉)赎金,家属最后交出了200万新元(约520万令吉),肉票安然脱绑。警方在12小时内迅速破案,并逮捕了两名嫌犯。

  过去13年来,新加坡发生过3起绑架案件,上一起发生在2003年12月27日。3起案件都被警方顺利侦破,所有嫌犯都被判处终身监禁,主谋也各被判鞭打3至24下。

  人称“升菘嬷”的黄来宝女士,前天午前在上述地点被一男骗上车绑架。

  绑匪跟着打电话给林福星,要求约5200万令吉赎金,赎金最后被减至520万,家属交赎金后,当晚约11时半,升菘嬷在实里达航空通道被寻获。

  升菘集团老板林福星的79岁老母亲被绑遭索2000万元(5200万令吉),绑匪在和肉票家人交涉过程中,用大马注册手机电话号码,同个号码打了40多通电话,成为破案关键之一。

  林福星在金文泰办事处受访时透露,母亲黄来宝被绑架后,他和家人和绑匪进行频密的交涉和谈判,双方谈了40多通电话和多个短讯,把赎金从2000万减至200万(520万令吉)。

  据了解,绑匪是用马来西亚手机联络肉票家属,使行踪曝光。

  报导指出,警方接获投报后,迅速展开营救行动,出动46名干探追踪侦查,通过多方部署、侦查、跟踪和包抄捉人,最后绑匪束手就擒。

  据了解,警方早在林福星交赎金时就已掌握绑匪行踪,在各地点布下天罗地网,确定肉票安全后,立刻捉人。

  此外,调查也揭露两名嫌犯李士勇(41岁)和黄成文(50岁),同住在后港51街第573座组屋,新加坡媒体报导,两人据悉已同居十多年。

  记者到绑匪位于后港一带的住家采访,应门的是一名年约70岁的老妇,只打开门缝与记者交谈,并一直高声推说两名绑匪不在家,还叫记者等他们回家了再上门。

  不过,老妇后来承认自己是绑匪李士勇的母亲,并透露儿子和黄成文是情侣关系,一直以来都同居,感情被家人接受,3人同住该单位多年,就像一家人。

  根据商务网页资料,黄成文在15年前开过清洁公司,当时聘李士勇当经理,不过公司在2年后关闭。李士勇则在2006年开过电脑公司,4年前再开一家网购零售公司,不过分别在前年5月和9月结束营业。

  “升菘嬷”被绑手蒙眼12小时,只喝水没进食,绑匪拿车当匪窟,准她下车上厕所。

  升菘超市集团总裁林福星说,母亲10多年来,天天早上9时许都会步行到住家附近巴�x买菜及吃早餐,到中午12时至1时许才回家。

  “母亲当天早上10时30分左右,打电话叫女佣帮她把菜带回家,自己留下来吃早餐后才回家。然而,她过了后港8道行人天桥后,“一名男子突上前,说我跌倒受重伤,要带她了解情况。男子把母亲载到一个地方后,再把她带上另一同党的车。”

  这时,绑匪用黑布把升菘嬷的眼睛蒙上,并绑住她的双手载走。

  林福星表示,绑匪下午1时左右打手机给他,说母亲在他们手上,要5200万令吉赎金,还警告不许报警,否则升松嬷将有性命危险。

  林福星和家人商量后,独自在下午2时13分向警方报案。刑事侦查局和情报局警员随即展开调查,追查绑匪和升松嬷的下落。期间,林福星一家和绑匪进行了频密的交涉和谈判,把赎金减到520万令吉。

  同天晚上11时许,绑匪指示林福星把装了现金的行李包,放在三巴旺公园一棵树下。约30分钟后,绑匪再致电林福星,说已经放了人,地点在实里达西军营惹兰加由附近的一个巴士车站。

  林福星说,绑匪并没有辱骂母亲、没对她喊叫,更没有对她动粗。绑匪还给她水喝,也让她下车上厕所,在放人时也替她松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