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888皇冠官网

央视:上海交通部门涉嫌钓鱼执法遭质疑


2019-06-16 06:07:04

央视:上海交通部门涉嫌钓鱼执法遭质疑

  图片01:就在小孙的面包车里,小孙接到一张《涉嫌非法营运调查处理通知单》和一张《车辆暂扣通知单》,出于好心的小孙非常委屈,面对调查处理通知书,小孙砍伤自己的手指,希望有关部门能拿出确凿证据要么证明他非法运营,要么就还他一个清白。

  图片02:尽管政府部门坚决否认钓钩的存在,可某位负责人也承认,他们对举报人有奖励标准,而且金额还不低,举报人在这种有偿举报、罚款跟进的执法方式中扮演了一个关键角色,如果对这些人缺乏鉴别和监管,它就很容易变成一种打着执法幌子牟取利益的便利渠道。

   上海“钓鱼执法”调查:99%黑车司机被钩过

  (记者:张子贤     摄像:沈焱、张明、刘勋)

  今天的节目开始之前,我们来看看这样一幅照片。这是一只受伤的手,还包着纱布,伤者名叫孙中界,今年18岁,砍伤他手指的不是别人,正是孙中界自己。

  这个18岁的小伙子为什么会砍自己的手呢?难道他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还是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事情还要从几天前他在路上的一次偶遇说起。

   接连两起事件引发社会对钓鱼执法的质疑

  病床上的这个小伙子叫孙中界,三天前刚从河南商丘的老家来到上海,在一家建筑设备公司做司机,小孙每天的工作是开着公司的面包车,接送工人往返于宿舍与工地之间,就在他上班的第二天,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小孙:“当时七点半的时候我从京康博尔工地回来,把我们工人送到宿舍我就到基地拿张油卡去加油,走到张杭路和招待路交叉口有一个公交车站点,忽然有一个男子20岁出头跨了一个包,他说兄弟帮帮忙,我等了一个多小时我很冷,我到杭州有急事,当时我看到也挺可怜的,挺想帮他一下。”

  据小孙说,他完全是出于好心才让这名男子上了车。

  小孙:“开了有几十秒钟的时间,他当时就从右挎包里掏出来十块钱的面值吧好像,他用左手放钱,当时我正准备说不要钱,当时已经来不及了,他就开始抢(车钥匙),左手放钱还没放下,右手就抢我的钥匙,抢我的钥匙顺便左脚踩我的刹车不让我走。”

  小孙告诉记者,就在这名乘客抢下小孙车钥匙的同时,他发现右侧有一辆面包车开过来挡在了他的去路。

  小孙:“从车上跳下几个穿执法衣服的,没有亮任何证件就把我从车上拉下来,我就掏手机报警,我准备报警手机就被他们抢了,手就被他们控制住了,把我硬塞到一辆面包车上开到一个胡同里面。”

  就是在这辆面包车里,小孙接到一张《涉嫌非法营运调查处理通知单》和一张《车辆暂扣通知单》。回到宿舍后,工友们的怀疑让小孙非常委屈。

  小孙的哥哥孙中纪:“我在楼下听到咚的一声响声,跑上去一看他躺在床上,用被子蒙着脸,手在床外面耷拉着,下面淌了好多血,我一看这个手骨头都看的清清楚楚,白的骨头。”

  小孙:“我是清白的,一定要查清楚,我真的是清白的,我总共来上海三天开了两天车就出现这种情况,我真是清白清白的,我希望他们一定要查清楚这个事实,还我一个清白。”

  18岁的孙中界选择用自残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无辜。到上海打工才三天,就遇到这么一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确实很让他气愤。面对上海市浦东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开出的调查处理通知书,孙中界希望有关部门能拿出确凿证据要么证明他非法运营,要么就还他一个清白。

  在上海,有过这种遭遇的还远不止孙中界一个人。上海的另一位司机张军则选择了一种更为理性的方式,对这种执法方式说NO,他一纸诉状将闵行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告上了法庭,要求撤销行政处罚。

  张军是上海一家外企的市场经理,这辆自动挡的福克斯轿车是他每天上下班的交通工具,2009年9月8号,张军像往常一样开着这辆私家车赶往公司,在闵行区元江路与华宁路口,遇到红灯停了下来。

  张军:“这时候从旁边有一位穿白衣服的男士过来说带我一段,我马上就拒绝他了,我说我是私家车,不带人的,接下来他就说我肚子不舒服,因为他基本上弯下腰很痛苦的样子,他说就前面一小段,因为我看他比较难受的样子,我心一软就让他上车了。”

  张军说,没想到这名男子到目的地后,不仅没下车,反而开始抢车钥匙。张军的第一反应是遇到了劫匪。

  张军:“我就抓住钥匙,我说你要干什么?这时候门被打开,一群穿制服的过来,他们就把我从车里面拽出来,下来卡住我脖子,把钥匙从我手上硬抢过去,再以后就是被塞到一辆面包车上。”

  张军说,在这辆面包车上,他收到了一张以涉嫌无证运营擅自从事出租汽车经营为理由的《车辆暂扣通知单》,按照相关条例被处以罚款一万元。处罚他的上海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声称,他们掌握有录音证据,证明张军和那名男子谈过车费的问题,而这正是他们处罚张军的依据。但张军告诉记者,当时那名男子上车后曾多次表示要给他钱,但都被他回绝。

  张军:“其实我觉得我不是说我多高尚,但是我觉得我平时的生活当中也是一个普通有爱心的一个人,不是说我多高尚。”

  今年30多岁的张军就职于一家世界500强的跨国公司,他说自己的年收入超过20万元,不可能去做黑车司机。

  记者:“在张军的家里,他向记者拿出这些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及来自地震灾区的一些感谢信,据我们了解张军平时就是一个非常有爱心的人,从他工作开始一直到现在,每年他都在不间断的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这样的公益组织进行捐款。”

   私家车收了钱,是否意味着存在非法营运行为?

  按照张军的说法,他当时所经历的场景,与孙中界如出一辙,都是在路上遇到有人拦车,然后执法人员一拥而上,以非法营运私车为由,扣押车辆,对司机处以行政罚款。

  那么张军和孙中界属于非法运营吗?来听听执法部门的看法。

  上海市闵行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党委委员、工会主席李建江:“因为你没有营运的资质,只要你收钱了现在认定的标准就是你从事非法运营。”

  李建江,上海市闵行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分管闵行区交通工作,闵行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是这次开出张军违章罚单的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的上级主管单位。

  记者:“即便你好心捎人家?只要你收了钱?”

  建交委领导:“这个不存在好心的问题,如果你是好心就不需要收钱,学雷锋就叫义务劳动,所以你要收钱就不能叫好心了。”

  记者:“所以你觉得他收10块钱油钱也不可以么?”

  建交委领导:“你没有营运资质的你收钱了就认定你从事非法运营。”

  记者:“这个小伙子为证明自己的清白把自己的手指头砍掉了,你知道这件事吗?”

  上海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主持工作副总队长蔡敬艳:“这个消息我们也是今天早上通过媒体才知道这个事情,目前我们了解的情况还没有回来,这个事情我们听了以后说心里话我们也比较担心。”